鄉村超品小仙醫 2858.第二千八百五十八章 是我做的(求月票)

作者:泡椒豆絲書名:鄉村超品小仙醫 類別:女生頻道更新時間:2019/07/24 10:59:37字數:6


 山坡之上,放置了一個個大缸。

 每口缸里都坐著一個人。

 其中多是筑基期的修真者,也有少量的煉氣境。

 缸里是藥水,靈氣無比充沛。

 有人直接破鏡,發出哈哈暢快的笑聲。

 也有人因為靈氣太過充足身體難以承受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

 在山巔,有一個涼亭。

 涼亭中坐著一名白色長衫的男子,這男人看起來約莫四十歲的模樣。

 他便是羊城圣使。

 羊城圣使面前石桌上有一個水壺和茶杯。

 嘩啦啦……

 茶水倒出,靈氣四溢。

 涼亭中還站著三個人,兩名老者一名女子,這女子正是楊辰在大海里救了的韓歡歡。

 三人都是盯著石桌上的茶杯里的水,三人的喉嚨都在鼓動。

 真想喝上一口啊。

 不料,羊城圣使居然拿起倒滿了茶水的茶杯遞向了韓歡歡。

 韓歡歡驚的下意識往后退。

 接著,她恐懼無邊,連忙道:“圣使……”

 羊城圣使面帶微笑的說道:“來,喝下。”

 “我……”韓歡歡哪里敢去接啊。

 “圣使賜下的,還不快接?”一名白發老者喝斥道。

 而另一名老者則是表露嫉妒之色。

 “是是。”

 韓歡歡小心翼翼的接下了茶杯。

 “喝下。”羊城圣使展現和煦的笑容。

 韓歡歡的心都要從嗓子眼跳出來了。

 莫名的榮譽感和虛榮心瞬間得到滿足。

 圣使在對我笑,圣使親手為我倒了靈茶,整個華夏,幾人有這待遇?

 激動的無以復加。

 韓歡歡兩手捏著茶杯,因為手發抖,生怕茶杯掉落。

 她喝了下去。

 然后……

 韓歡歡兩眼一睜。

 她聽到了丹田氣海中道基一陣轟鳴。

 她氣海中本是只有二座道基的,眼下,第三座道基出現,第四座,第五座……一直到第六座道基出現了,轟鳴聲才停下來。

 這番進步……

 眨眼間的事情啊。

 韓歡歡整個人都被驚喜沖的傻愣了。

 “傻丫頭,還不快謝謝圣師!”白發老者低斥。

 “是是。”

 韓歡歡連忙鞠躬行禮:“感謝圣師。”

 “靈茶中的靈氣最為濃郁。”

 羊城圣使手指下方那一口口的缸,道:“要比缸里的靈氣濃郁多了,另外靈茶中的靈氣溫和好吸收,你根本不用承受強行突破的風險就能快速進步,還有,你修為境界不高,所以還沒有完全吸收掉靈茶的能量,最多一周的時間,你的道基還會出現兩座,到時候你就是擁有八座道基的筑基后期修真者了。”

 羊城圣使的聲音溫和,聽著特別的舒服。

 在聽到還有出現兩座道基后,韓歡歡腦袋都要空白了。

 身為修真者,最重要的是什么?

 修為境界!

 說真的,韓歡歡出現兩座道基已經很久了,始終無法出現第三座道基,她本想著用變了顏色的飛劍換取道基丹的。

 同時,韓歡歡對山坡上缸里的人都很羨慕。

 其中有幾個是她同學,都是出自天地學院。

 當初圣師挑人,沒有挑到她,那是因為圣師看不上她的天賦。

 可如今,她獲得的好處要比那些所謂的核心都要多啊,沒有任何危險的進步,有比這更好的事嗎?

 而這,只是一個消息帶來的。

 “你帶來了楊辰回歸的消息,嗯,很不錯。”

 羊城圣使含笑說道:“靈茶只是初步的獎賞,等找到了楊辰,你還會得到更大更大的好處。”

 “結丹嗎?”韓歡歡的驚喜沖了頭腦,她下意識的喊出,喊出之后她就后悔害怕了。

 可,羊城圣使根本沒有絲毫的生氣,反而哈哈一笑。

 “眼界不要這么窄,金丹境算什么?元嬰不再話下。”

 聽聞一說,韓歡歡腦海“轟”的一聲爆炸了一樣。

 “呵呵。”

 羊城圣使輕輕搖頭,他看向了白發老者。

 “圣使。”

 白發老者面帶激動之色。

 “韓歡歡是你的人,你有功勞,接下里去找楊辰吧,只要找到他的蹤跡,本使為你開辟元嬰之境。”

 羊城圣使淡淡的道。

 “絕不辜負圣使的栽培!”白發老者紅光滿面。

 另一名身著武服老者真是嫉妒的要瘋了。

 “圣使,有人承受不住了。”

 武服老者道。

 羊城圣使朝著下方看去。

 果然,一名青年無法承受缸中的能量直接爆體了,鮮血濺出。

 羊城圣使眉頭一皺:“廢物。”

 “圣使,能量是不是太足了?”

 武服老者道:“這二十人,我感覺得有一半多無法承受的。”

 “咱們是不是要減少一些能量?”

 “嗯?”羊城圣使眉頭一皺。

 武服老者再不敢說話。

 “難道本使不知道能量太足了嗎?可沒時間了。”

 羊城圣使嘆息道:“和平了很長一段時間了,接下來就是圣使之間的爭奪了,爭奪的是大勢啊。”

 “這爭奪,用自身來爭,也有培養的核心人員去掙。”

 “今天不管能有幾人堅持下來,明天繼續,哪怕天資不行的,哪怕不愿意,也要塞進缸里,二十人,這是我要的最低數額。”

 “是。”武服老者內心暗嘆。

 “嗯?”

 羊城城市突然站了起來,身旁三人都是一驚。

 能量在消散,山坡上缸里的能量在消逝!

 誰做的?

 “滾出來!”

 羊城圣使一聲冷喝。

 走到山腳下的許秋腳步一頓。

 “許秋,你在磨滅缸中的能量?”

 白發老者怒喝。

 “我?磨滅能量?”

 許秋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可接著,她也看出來缸中的能量在消逝。

 怎么回事?

 許秋猛然回頭,盯著楊辰。

 “是我做的。”楊辰淡淡的道。

 “你……”

 許秋臉色冰冷,喝斥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嗎?在壞圣使大事,還不收手?”

 “圣使,那是楊辰啊。”

 突然,韓歡歡一聲驚喜的喊叫。

 “楊辰?”羊城圣使哪里還顧得上缸口的能量是不是在消逝,他目光如炬,直接盯住了楊辰。

 “稟報圣使,許秋帶楊辰來見您了。”

 許秋連忙一喊。

 “帶上來!”

 羊城圣使的激動就如剛剛的韓歡歡一樣,都激動的在發抖了:“老天都在眷顧我啊!”

 “還不上山?”

 許秋對楊辰喝道。

 “楊辰,別再有動作了,快些上山。”許青桐小聲道。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章節報錯
免费国标麻将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