俠武縱橫 第六章、可怕的麻煩

作者:東陵不肖生書名:俠武縱橫 類別:武俠修真更新時間:2016/12/30 13:03:26字數:4484
  第六章、可怕的麻煩

  馬車上,楚風已上了馬車。

  梅吟雪坐在馬車前,她眸如星月,冷冷望著楚風道:“現在你是不是可以將原因告訴給我了。”

  楚風笑了笑,他坐在馬車前,非常自然而然接過車夫的位置,他淡淡道:“我知道你要上五色帆船去找紫衣侯,而后通過紫衣侯打探出水天姬的下落,但你知不知道現在我的身上已經有許多麻煩了。”

  梅吟雪語調平靜而冷淡,“除了秦護花,你還有什么麻煩?”

  楚風淡淡一笑,“秦護花這個麻煩現在已經并不屬于我了,他屬于柳長街,我所說得麻煩根本就不是秦護花,在我看來秦護花雖然算是麻煩,但絕對不能讓我回避你,我說得麻煩那才是真正的大麻煩,而且還是兩個大麻煩。”馬車已經啟動,想著小鎮外駛去。

  “你知不知道燕十三這個人?”路上,楚風忽然開口道。

  梅吟雪沒有坐在車廂中,他搬了一個矮凳坐在車駕前,沉吟了一下道:“我沒有聽過燕十三,但我知道江湖上流傳有一套無匹恐怖犀利的絕世劍法,叫奪命十三劍!據說武林之中極其有名的夏侯世家第一人夏侯飛山也敗在奪命十三劍之下。”

  楚風笑了笑,嘆道:“是的,這個燕十三通曉奪命十三劍,而且似乎比燕家以往的劍客高手還要厲害還要可怕。”

  “為什么?他為什么要找你?”

  楚風淡淡一笑,他道:“一名心無旁騖的劍客要找另外一名劍客,能有幾個原因呢?”

  ——只有一個原因,比劍。

  “奪命十三劍極其精妙詭異,招式毒辣難測,是武林之中不可多得的曠世劍法。甚至一點也不遜色于巴山顧道人創立的空靈清絕的回風舞柳劍法,也并不遜色于號稱天下第一劍法的清風十三式。看來你的麻煩實在不小。”梅吟雪也不能不承認,輕嘆道。

  她冷艷望著楚風道:“你沒有把握可以勝過燕十三?”

  楚風點頭:“人雖無名,劍也雖無名,但我敢肯定這個人的劍法造詣或許并不遜色于謝曉峰、西門吹雪,面對這樣的劍客,無論什么人都很難有把握,即使二十年前就已經成名于江湖,昔年更是被公認的天下第一劍客薛衣人面對這人又何嘗會有把握呢?”

  梅吟雪冷冷打斷了楚風的言語,她道:“但這似乎并非是你回避我的理由,至少你可以讓我知道如何進入五色帆船。”

  楚風笑了笑,道:“上五色帆船只有一個法子,那就是由我親自帶你去。”

  “為什么?”

  這一次楚風沒有回答,他甚少不回答女人的問題,但這一次是例外。他的嘴角已經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玩味笑意。

  梅吟雪也不問了,她拉下車簾,坐進了車廂。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梅吟雪忽然開口道:“我在見到胡金袖的時候曾聽說過一件事。”

  楚風駕著馬車,淡淡道:“什么事?”

  梅吟雪語氣也極淡,她道:“聽說你和胡金袖共游華山的時候中了自天外急射下來的一劍,這一劍重創了你的胸膛臟腑。”

  楚風的馬車依舊不急不慌,他輕聲一笑道:“你看我像是中劍的樣子嗎?”

  梅吟雪道:“不像,至少我看不出。”

  楚風微笑道:“因此這是假的。”他揮動馬車,馬車繼續前行。

  車廂內,梅吟雪已經皺起了眉頭,假的?她并不認為這是假的。現在她似乎終于有些明白了為什么楚風要故意躲避她了。

  ——一名劍客在和人決斗之前就已經重創,那是不是會不讓人看見他的悲慘情況呢?但他還有一點不明白,既然如此,那為什么胡金袖會說出楚風中了天外一劍的事情呢?

  還有,那天外一劍究竟是誰發出的?是人是鬼是神?這一點他也不知道,現在或許唯一知道的兩個人也就只有楚風胡金袖了吧。

  梅吟雪決定不再去想了,她閉上了眼睛。這些時日她為了找楚風實在太疲憊,消耗了太多的精力,她現在實在需要有一個好的睡眠。

  對于任何人,梅吟雪都會懷揣有戒備之心的。但楚風是例外,因此楚風和他的關系非常復雜,甚至比她和水天姬之間的關系要復雜得多,因此她很快就睡著了。

  有一個是睡不著的,這個人就是陸小鳳。

  陸小鳳是除開胡金袖以外,第一個知道楚風中了天外一劍的人。他現在也在思忖這個問題。

  天外一劍,楚風為什么會中天外一劍?楚風真中了天外一劍?他想不明白,想要弄明白這件事,似乎除了找楚風就沒有其他的法子了。

  西門吹雪已經走了,他現在手上也沒有其他的事情了。而且他對楚風的事情一向非常好奇,現在他在思忖要不要去找楚風,不過很快他連思忖都不用了,因為一個禿頭中年人已經找到了他。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和胡金袖設下賭局的卜鷹。卜鷹身后還有一個病漢,這個人也不是別人,也是和胡金袖設下賭局的關玉門。

  陸小鳳見到卜鷹就已經知道卜鷹身后的人是關玉門,因此他笑了。他知道卜鷹是有事要請他幫忙,像卜鷹這種人倘若不是有事請人幫忙,那絕對不會主動去找某個人的,特別是他。

  他可以拒絕其他人,但無法拒絕卜鷹,因為他本就欠卜鷹這個人情,而現在卜鷹的行為豈非顯而易見要利用那個人情?

  一頓豐盛的酒宴,這是陸小鳳特意要求的。他的原話是這樣,如果沒有好就好吃,他看不見聽不見而感覺不到任何東西。

  卜鷹雖然不愿意在關玉門面前破費,不過現在也不能不破費了。

  杯盤狼藉,桌面上的酒菜橫掃一空。

  陸小鳳沒有吃多少,吃得最多的自然是關玉門,不過他面上沒有一丁點不愉快,而且還很高興。他不但喜歡吃喝,而且喜歡看人吃喝,在他眼中看來,別人吃的愉快高興,那他吃飯喝酒也會比平時多上一些,。

  今天陸小鳳實在吃了不少,也喝了不少,現在他連說話都有些了些許醉意,不過陸小鳳畢竟就是陸小鳳,他還沒有醉,因此他還可以聽得清楚卜鷹說什么。

  卜鷹面上帶著淡淡的笑意,可他的聲音很冷漠,他道:“我本來不想找你這個混蛋王八蛋的,但我發現現在這件事我似乎不能不拜托你了。”

  陸小鳳沒有理會,他自認自己不是混蛋王八蛋,自然不會去理會。

  卜鷹繼續道:“我、關玉門、胡金袖設下一個賭局,而賭局則是賭梅吟雪是不是可以找到水天姬。”

  陸小鳳原本還是不想說話的,可這時候他已經忍不住要開口了,他道:“梅吟雪,可是那位孔雀妃子冷血妃子的梅吟雪?”

  卜鷹點頭:“是的。”

  “水天姬,是不是二十年和梅吟雪同時橫空出世將江湖上下鬧個雞犬不寧的魔女水天姬?”

  卜鷹道:“大概是的。”

  “既然是那個水天姬,那你們知不知道十三年前水天姬自從登上了紫衣侯的五色帆船之后再沒有在江湖上出現過了。”陸小鳳瞪大眼睛望著卜鷹道。

  卜鷹淡淡道:“我知道,但我和關玉門賭得是梅吟雪可以順利找到水天姬。”

  陸小鳳道:“因此你希望我可以幫助梅吟雪找到水天姬?”

  卜鷹道:“是的,這件事我已經找不到適合的人選了,因此我只有找你。”

  陸小鳳忽然站起身來,他冷冷望著卜鷹道:“這件事我辦不到。”

  “為什么?”

  “我不知道如何上五色帆船,因此我找不到紫衣侯!”

  關玉門這時候笑了起來,他道:“你應當改一改你的急脾氣,我們的賭局都還沒有說完,你急什么?你上不了五色帆船,但有一個人可以,而且梅吟雪或許已經找到了那個人。”

  “誰?”

  “楚風。”

  “楚風?”陸小鳳瞪眼望著關玉門。

  關玉門有些奇怪,但也點了點頭道:“是的,楚風。”

  陸小鳳沉默了,過了很久很久他才開口道:“好,我答應你們,但水天姬消失在江湖已經十三年,沒有人知道她是死是活。”

  他的這句話沒有說完就被卜鷹打斷了,卜鷹淡淡道:“這件事你只需要盡力就好,不管如何都算你還了我這個人情,不過有一點我不太明白,剛才我提到楚風,你似乎非常激動。”

  陸小鳳又沉默了,但這一次他沒有沉默太久,他準備將楚風中了一劍的事情告訴給這兩個人,但忽然一聲極其清脆的砸碗聲響起。

  隨即一道非常冷冽如冰泉的聲音也響起:“現在你們可以走了,至少要走到一個我看不見的地方,否則我就要割掉你們的腦袋。”

  她的語氣很淡,但給人一種刻骨銘心的寒意,陸小鳳等人更是從這個女人的言語中感覺到無匹濃烈的恨意。

  陸小鳳望著女人,望著女人冷視的那位刀客。

  現在他有些好奇了,這個女人和這位刀客有什么關系呢?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章節報錯
免费国标麻将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