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至尊 第九百五十章 稀客(第二更!)

作者:宅豬書名:人道至尊 類別:玄幻魔法更新時間:2016/12/28 12:05:51字數:4425
  “嗯,你放心,我會繼續保護你的……”鐘岳夢囈一般低語。

  大胖小子松了口氣,突然只覺頭頂金光燦燦的沖天小辮被抓住,接著身體騰空,只見鐘岳雙眸中露出瘋狂的喜悅之色,手一抬便出現一口雷荒天爐。

  然后大胖小子便見自己落入雷荒天爐之中,天爐中雷火交加,耳邊傳來傳來鐘岳似乎還沒有睡醒的聲音“我會保護你的……不香了,但是越來越可口了……”

  大胖小子懵了,鐘岳自言自語“呵呵,這么大的肉靈丹,我的成帝契機,當然要好好保護,不能讓他們搶走了我的寶貝兒……”

  大胖小子毛骨悚然,只見鐘岳似乎在夢游,從天元輪回鏡拎出一根根靈藥神藥,撒進雷荒天爐中。

  “須得再撒點佐料,不能浪費我的寶貝兒,呵呵呵……”

  “表弟,表弟!醒醒!”大胖小子高聲叫道。

  鐘岳鼓起腮幫,將爐中的天雷地火吹得更旺,眼中的興奮絲毫未減,喃喃道“龍虎煉丹,神丹自成,一龍一虎,這寶貝兒天生就是龍虎,加上其他的神藥靈藥,一定滋味更好……”

  咚——

  大胖小子跳起,試圖從雷荒天爐中脫身,卻見一個巨大的爐蓋蓋落下來,將他封在里面,讓他一頭撞在蓋子上。

  這口神爐乃是鐘岳集結先天禁軍一千六百萬神魔煉制而成,已經是造物之寶,狴犴雖然是造物主,但畢竟剛剛出世沒多久,體內的各種大道還未完全融合,盡管將這口洪爐撞得咚咚作響,也未能撞破。

  “煉啊煉,煉出一路成帝丹……”鐘岳哼著小曲,將雷荒天爐燒得更旺。

  “山海流轉萬般去,亙古不動印如天!”

  突然洪鐘大呂的震動傳來,鐘岳突然清醒過來,卻伏殤皇太子念誦亙古不動印的法決,將這門印法蘊藏在道音之中,觸動他的道心,讓他清醒過來。

  鐘岳呆了呆,連忙掀開雷荒天爐的爐蓋,探手進去,揪住狴犴金光燦燦的小辮子,將他揪了出來。

  狴犴腦袋上的辮毛被燒掉不少,臉蛋也被烤焦,驚魂甫定,鐘岳一臉慚愧道“表哥,不是我道心不穩,我剛看到你的時候,道心還很穩,但是你一走進,我覺得你異常的可口……”

  狴犴放下心來,笑道“這也怪不得你,我的道果未穩,等我修煉到帝境,道果穩固,你便不會覺得可口。其實用不了這么久,百年之后我便會擁有自保之力……你做什么?”

  鐘岳手中也傳來一個聲音,驚呼道“老爺,你做什么?”

  鐘岳手中是一根大蘿卜,另一只手則是一口刀,正在將蘿卜削成絲兒,蘿卜絲兒落在狴犴的腦袋上。

  鐘岳眼中又浮現出瘋狂的喜色“加點蘿卜絲兒更好吃……”

  他手中抓住的大蘿卜是胡三翁,胡三翁慘叫“我一點也不好吃,我有毒!老爺,腿沒了——”

  “斗轉星移天河落,亙古不動道心傳!”

  伏殤洪鐘大呂的大喝傳來,鐘岳又一次清醒過來,滿臉歉意的將胡三翁塞回天元輪回鏡,將狴犴腦袋上的蘿卜絲兒撥到一邊,目光溫柔,輕聲道“表哥,你離我遠一點……”

  狴犴撒腿就跑,離鐘岳遠遠的,不敢接近,鐘岳道心恢復,笑道“這個距離安全了,不會被你的可口肉身影響到。四表哥,你今后遇到任何人,都要遠一些,否則當心被捉住吃掉。”

  狴犴忙不迭點頭。

  “我原以為你出生之后,我這個護道人的身份便可以交差,沒想到還要再過百年……”

  鐘岳犯愁,這個虎頭虎腦的小家伙絕對是個香餑餑,誰見了都想咬一口,離得遠倒還好說,離得近的話那就危險了。

  他低頭向狴犴看去,這小家伙頂著個圓滾滾的胖虎腦袋,露出兩個小虎牙,頭頂扎著沖天小辮,虎頭人身龍鱗,遠看很可愛,近看很可口。

  只要將這家伙帶出去,那就絕對會引來不小的風波。

  “表哥,你能在這里生活嗎?”

  鐘岳眨眨眼睛,實在不想呆著一個禍根在自己身邊,道“你在這里修行百年,等到你有自保之力再出去。”

  狴犴搖頭“不行,百轉重生紅塵劫經,我們已經修煉了九十九轉,這一世是我們最后一世,也是最后一轉,必須要進入紅塵歷劫。這最后一劫不歷,無法證道跳出六道不在輪回,逆證先天。表弟,你只要再保護我們百年,百年之后,我們自會報答表弟。”

  鐘岳無奈,點頭道“你隨我出去吧。”

  他轉身向伏殤稱謝,伏殤愛答不理,鐘岳不以為意,知道他就是這個脾性,當即帶著這個小不點兒的狴犴走出六道界珠。

  “夫君,狴犴出世了?”

  陰燔萱連忙迎上來,打量那虎頭虎腦的小家伙,又驚又喜“真是可愛呢……好像更可口!”

  君王殿的娘娘不由分說便拎起狴犴的小辮子,從元神秘境中取出一口大鍋將狴犴塞了進去,又從自己的秘境中采摘百十株神藥,架起一口陰康氏的魔爐,將鍋架在上面,倒入從天河中采集的太陰神水,便要一鍋燉了。

  鐘岳催動亙古不動印,法印震動,陰燔萱清醒過來,連忙掀開這口神鍋,驚叫道“狴犴師兄沒有那醉人的香氣了,但是更加誘人了,這如何是好?”

  鍋中,大胖小子坐在太陰神水中,咯嘣咯嘣的啃著神藥,一臉無辜的樣子。

  陰燔萱剛想把他請出神鍋,轉眼道心又是不穩,蓋上鍋蓋準備用催動魔火來煉。

  鐘岳再次將她喚醒,抓住鍋中的小家伙的辮子,拎出來扔得遠遠的,陰燔萱一陣后怕,連忙道“狴犴師兄,你離我越遠越好。”

  “嗯。”大胖小子老老實實道。

  扶黎與渾敦羽大步走了進來,問道“主公,咱們什么時候出發……娘娘何時生了個大胖小子?”

  陰燔萱臉色微紅,啐了一口,道“這是狴犴師兄,逴龍前輩之子。還記得那株異香繚繞的圣蓮嗎?里面孕育的便是狴犴師兄,不久前才堪堪出世。”

  扶黎醒悟,連忙向狴犴走去,笑道“原來是狴犴表弟,我這廂有禮了……你跑什么?我又不會吃了你!”

  狴犴連忙躲到鐘岳身后,縮頭縮腦,不敢離他們太近。

  扶黎追過去,笑道“我真的不會吃你,我雖然長得兇一點……但表弟你好像很可口的樣子,來讓表哥嘗一口,就一口……”

  扶黎兇殘成性,張開血盆大口,這一口別說一個狴犴,就算成百上千個也吃得下。

  陰燔萱祭起玉簫,簫聲一起,扶黎這才清醒過來,心中一陣后怕,連忙離狴犴遠一些“主公,你得給他煉一面旗子,旗子上就寫著誰都別靠近我幾個字。”

  鐘岳深以為然,當即取出神金神料,讓狴犴自己煉制一面旗子和一根旗桿,上面寫著“誰都別靠近”幾字,讓狴犴小娃娃自己扛著。

  這個虎首小家伙短胳膊短腿,扛著這面大旗,顯得很是蠢萌。

  “沒有威懾力。”

  扶黎打量幾眼,道“狴犴表弟,你在后面加上幾個字。就寫,后果自負!”

  狴犴在妻子后面加上這四個字,于是旗子上的字跡變成“誰都別靠近,后果自負。”

  渾敦羽笑道“少了‘否則’兩字。”

  狴犴又在中間加上“否則”二字,扶黎念了一遍,搖頭道“還是沒有多少氣勢,誰都別靠近這五個字也要改。改成‘離我遠一點,否則后果自負’,這就有威懾力了!”

  狴犴聞言,依照扶黎之言改動旗面上的文字,扶黎點頭,笑道“現在便沒有誰膽敢靠近你了。”

  鐘岳打量這面大旗,哭笑不得,心道“這兩個家伙真是胡鬧。現在該是離開的時候了,只是不知道這一路上是否安全……墨隱的煎炒烹炸四計,只用了煎炒二計,不知道他是否還會用烹炸二計對付我?烹,煮也,慢火小燉,大火收汁,慢慢烹熟,盡情享用。煎炒二計不能成功,則用此計。他若是用此計對付我,為何還通知我諸邪要在帝宴上殺我?”

  鐘岳遲疑,墨隱的心思的確很是奇怪,心道“無論墨隱會不會繼續對付我,這次返程都會危險重重,兇險可怕。不知道先天帝君會不會暗中助我?”

  他思忖片刻,抬起頭來“先天帝君會出手幫我,不會讓我死在歸途中,因為我對他還是很有用處,短時間內還威脅不到他。不過也不能將全部希望放在他的身上,我應該與岳父一起,從天河上走,離開天庭,而后借道中央氏、栗陸氏,借這兩個皇族帝族的威風,離開帝星。”

  他想到這里,與陰燔萱商議一番,便要去見陰傅康,突然只聽宮外一個聲音平平淡淡,道“易先生在嗎?”

  鐘岳聽到這個聲音耳熟,卻不知在哪里聽過,只聽那個聲音繼續道“碧落來訪,易先生可否一會?”

  鐘岳突然間寒毛乍起,眼角跳動一下。

  碧落先生來訪!

  代表著天的碧落先生,前來尋他到底所為何事?

  ————第二更!我才不會告訴大家今天晚上九點還有第三更!(。)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章節報錯
免费国标麻将单机版